晨光熹微

每次看到这句话都一阵心酸。吴邪的宿命若是注定的话,又何必让他从天堂跌落地狱。有时候最残忍的不是从未拥有,而是拥有后的失去。

关于小鸡内裤那点事

看到胖子给张起灵买小鸡内裤那会儿,我表示我其实是奔溃的。你说这胖子平常倒斗时作作死就算了,好歹还有小哥撑着。可,你给人家买条小鸡内裤,张起灵那死闷骚还不得砍死你?

内裤买回去,胖子那叫一个得意啊:“嘿小哥,你看看胖爷我,不仅着倒斗倒的好啊,连这条内裤的水平也是一流的,天真同志你说是不是?”我心想你挑内裤水平咋样我是没看出来,但你这作死的本事倒是一流的。小哥没像拧粽子似的把你脖子给拧下来都算好的了。不过我看看胖子那脸圆脖子粗的样子,估计要拧也不大容易。 

 张起灵什么也没说,只是淡淡的看了一眼就继续45度角仰望天花板去了,活像天花板是他老婆,少看几秒就会跟隔壁老王跑了似的。   胖子不甘心,直嚷嚷着要小哥穿上试试,说效果一定不错。我开始当他放屁,心里甚至都在祈祷小哥看在咱铁三角的份上给他给好一点的死法。可也不知是抽了哪门子的风,今天的张起灵异常听话,眼睛眨都不眨,直接给穿上了。这下胖子呆住了,站在原地愣了半晌,眨巴眨巴眼睛回过味儿似的调笑道:“嘿小哥,我说你今天抽的哪门子风啊,说穿就穿的,平常咋就没见你这么听话呢?啧啧啧,不过胖爷我挑内裤的水平真是没得说的,看看,多合适啊,就像专职给小黄鸡代言的。小天真你看看,你看看。是不是有种化身为狼的冲动啊?我看啊,反正你俩八字别说一撇了,一捺都早就写上了,要不趁早在一起算了。”

 我顾不上骂胖子做贼似的瞟了一眼,就看见张起灵黑玉似的眸子直勾勾的看着我,眨都不眨一下。我莫名有些心虚,你说一大男人吧,我看看他换内裤咋了?我有啥可心虚的?我说不上来原因但总是感觉怪怪的。我也懒得去深究为什么了,自从一切都结束后,我很少去认真去思考一件事了,为什么这种东西就像我去执着一件事情的意义一样,与我其实没有任何的用处。问太多为什么没啥好下场,这是我这些年来总结出来的。

 我为了掩饰心虚,只好对着胖子骂道:“胖子你他娘的说个什么玩意,我跟小哥那是纯的不能再纯的兄弟关系,你懂不?兄弟关系!你把咱三的铁三角放什么地方去了?”“嘿,天真同志你这话就不对了吧,咱铁三角是铁三角,这是一回事,但你说说,你和小哥那基情,就是人家瞎子戴个墨镜都看出来了,更何况胖爷我眼又不瞎。”胖子挪揄到。那一脸的猥琐样让我翻了个大大的白眼,也不想说什么了,反正这胖子认定的事我说再多也没用,还不如随他去了,不过我看着闷油瓶,心里寻思着要不要改天再上街买几条给他。